華文文學

02/01/2017 - 23:23
作者: 洪慧
            讀《空氣辛勞》之前,不妨重溫〈用哲學與古典修辭寫成的幌子——讀《本體夜涼如水》〉此處:             「我甚至相信《本體夜涼如水》,無論是哲學式修辭的本體,或者是夜涼如水的傳統古典修辭,有機會都是幌子,『最模糊意義上的風』也不過是花招。鍾國強指關天林的『寂寞『...
11/04/2016 - 09:44
作者: 李日康
我與阿洋相識於城大,那時讀副學士,不算熟稔,直至後來畢業,機緣巧合,在某次聚會後,與另外三兩位朋友,組成蚊型文社。文社一直沒有名字,我們只是在某幾年間,不時見面。阿洋有時會被咖啡店廉價的煙味嗆倒,有時則被沙田公園一位寂寞的看門人友善地搭訕打擾,更多時間,我們都是老老實實讀彼此的詩,...
07/13/2016 - 22:06
作者: 林餘佐
楊牧在《一首詩的完成》中提及「記憶」時,認為記憶是詩的動力之一,「當它不斷向我們湧現拍打的時候,即使我們已經多少因為遭受人世間愛恨的擁擠而變形時,它又像洗滌的泉水,使我們純潔,堅實,喜悅,剛強──像詩人那樣純潔堅實喜悅而剛強」。我一直覺得詩是記憶的座標(文字的發明本是為了記憶),...
03/29/2016 - 10:45
作者: 賀卓恆
一 一個生於五十年代末期,在文革時期成長於北京「大院」,高中畢業後進入海軍北海艦隊任衛生員,退伍後又從事藥品批發推銷的作家,會寫出怎樣的作品? 王朔在(我看王朔)一文開頭這樣寫道:「王朔和他的同時代作家比起來,起點不算高。在劉索拉寫出她的《你別無選擇》徐星寫出《無主題的變奏》莫言寫出《透明的紅蘿蔔...
12/15/2015 - 16:06
作者: 陳嘉煒
坐在我們新加坡那一間間吹水自詡的「旺角茶室」,看著某本香港出版的小說,飲一杯淡而無味的所謂港式奶茶。恍惚之間,自己竟想起了新加坡跟香港,這兩地之間的親疏關係。 香港人看新加坡,有時會無限羨慕我們的經濟繁榮,有時候又會無限批評我們的政治環境。新加坡是李氏家族,是那高呼自由民主的大(細)佬,...
11/30/2015 - 15:49
作者: 沐羽
五、【從「賦體」看「興體」】 處理了生活詩中意象詩的兼容,以及後現代思潮洗禮後的本土詩歌後,筆者暫且敝開一筆,探討「興體詩」可否在本土立足的問題。之所以提出此論述,是近兩年多有「賦體詩」的論述,如去年鍾國強(下稱鍾)於明藝提及王良和「前期《飛蟻臨水》是賦體,還是傳統的抒情詩,後期則很多抽象的詩...
11/23/2015 - 22:17
作者: 沐羽
三、【意象 + 生活 + 超現實】 前文談及「生活化」詩歌及「後現代」詩歌中的特點可以互存,可以互補,可以集合各優勢而造就一首好詩。誠如李歐塔所書:「現代與後現代的區別關鍵在於:如何展現康德的『崇高』……崇高已不可得,但現代主義仍然嘗試展現這些『無法展現的』(Unpresentable)一切。...
11/19/2015 - 23:03
作者: 沐羽
一、【生活化 = 明朗 = 好詩?】 本月稍早,鍾國強先生(下稱鍾)於《明月》及《立場新聞》上發表本屆中文文學雙年獎研討會的演講稿,篇名〈本土詩的一種面向 — 以阿藍、關夢南、馬若的詩為例〉[1](下稱〈本土詩的一種面向〉。)。此文提出四項主張,肯定「生活化詩歌」,並批抨本土「意象化詩歌」之弊。...
11/14/2015 - 10:56
作者: 鄧小樺
要正襟危坐地講,袁兆昌的第三本詩集《肥是一個減不掉的詞》(下稱《肥》),乃展示了「詩,可以興、觀、群、怨」。以個人私領域引興闡發、觀察外在事物與社會,與家庭及人群連結,對時事現象怨憤之語。如果書以這種結構來處理,如許端莊嚴肅,或許能幫助他更接近什麼文學獎項。但事實書的結構是以「悟、悼、念、政、慶、...
11/13/2015 - 18:12
作者: 梁匡哲
  鍾國強先生是我尊敬的前輩,<<生長的房子>>是我很喜歡的詩集。日前看到他在立場的文章<本土詩的一種面向 — 以阿藍、關夢南、馬若的詩為例>,我認為有必要回應一下。本文分兩部分,上半部希望就鍾先生之文章提出一些疑問。下半部則以實際的詩作解讀,去說明詩歌的想像力...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