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香港,我們以詩栽花 ──專訪「十八區詩會」發起人吳耀宗

吳:吳耀宗

李:李薇婷

  「香港十八區巡迴詩會」已經進行了兩場,而第三場亦箭在弦上,將於6月25日(星期六)在灣仔香港文學生活館舉行。筆者參加了兩次,每一次都讓人目不暇給──每場將近20位詩人為你讀詩,再加上詩會間就每首詩即席交流討論,以完全免費的活動來說,實在是難得的。我一直好奇,究竟是甚麼樣的人,才能列出每場詩不驚人誓不休的「出詩表」?承蒙詩會的召集人、現任香港城市大學中文及歷史學系助理教授的詩人吳耀宗不介意,在百忙中抽空接受訪問,我也準備了滿腹的疑問,準備問個痛快。

文學落區:開拓詩會的多種意義

李:先問最重要亦最簡單的問題,為何會舉辦十八區詩會?詩會的意念是甚麼?

吳:這活動是即興促成的。本來我們想到墳場舉行讀詩會,香港的墳場很美,過往亦有些文藝團體在墳場舉辦文學寫生的活動(編按:《字花》墳場寫生)。後來考慮到十八區詩會是頗新的活動,頭幾場還是到較為熱鬧的地方去吧,所以第一次在油麻地碧波押舉行。不過,我們的概念是「落區」,室內場地能容納的觀眾太少,戶外舉行才是我們的最終目標,詩會應該有許多可能性,參與者都很open minded才對的。


發起人吳耀宗在唸詩

李:文學落區是個很有趣的概念,能多談一點嗎?

吳:每個地區都有自身特色,例如觀塘都是工業大廈,又或是香港的屋村公園、甚至街市,大家在這些公眾地方讀詩,才算得上是落區。舉行詩會的最終目的是,和大家一些分享詩歌,討論詩作。

李:我知道你是新加坡人,新加坡也有類似的詩會嗎?情況是怎樣的?

吳:在新加坡,我們沒有詩會的傳統,甚至不敢說自己是詩人。難得現在香港的詩人都較外向,喜歡分享,那舉行詩會也是適時之舉。我來港後,第一次是兩年前,他們邀我參與詩聚,一班年青人在大埔街市內聚會,包括周漢輝、梁匡哲、梁莉姿、關天林,他們都是很有趣的詩人,我從未想過會在大埔街市食飯時談詩,他們拿出手機便開始讀詩,情境很有意思。

李:所以兩地的文人團體質感很不同嗎?

吳:兩地的確很差異,新加坡當然也有詩人團體,但卻不是這樣的。這群年青詩人很有活力,幸好我也能玩得癲!

李:難怪每次詩會的參與者都有來自不同年齡層和團體的人了!

吳:的確也是。似乎沒有這麼多人同時讀詩的詩會吧?我希望十八區詩會像水一樣,大家很有流動性地,來自不同群體的人都因為詩而聚在一起,一個接一個地分享詩作。十八區這概念也是流動的,每次地點相異,和不同的場地和團體,以不同的形式合作。這是一種possibility的開拓。


第一次十八區詩會在油麻地碧波押舉行,現場坐無虛席

詩人們的第一次:各種膽粗粗的嘗試

李:有打算拓展至兩岸三地的詩人一起參與嗎?

吳:當然,若他們過港,我們又知道的話,會嘗試請他們參與。但是,先做好目前本地詩人的詩會吧,兩岸三地的詩會太龐大,相對需要更多資金。

李:你們沒有資金,有想過尋找資助嗎?

吳:有的,有資金的話能幫助詩會舉行得更好。不過,申請資助需要更周密的準備……不是說十八區詩會是草率的決定!只是申請資金是需要向捐款人負責任的,需要更多的planning。現在很難得,能找到這群很有心、很負責任的年輕詩人。其實第一場詩會舉行時,我們都很興奮,感覺與一般被邀請到大學、書店擔任嘉賓是不同的。與這些年輕人一起籌備詩會的過程很特別,他們有許多想法,例如設計海報的黃潤宇, 又如第一場的兩位主持人池荒懸(以前署名「西草」)和洪慧,難得他們願意「膽粗粗」嘗試一番,洪慧以前沒有當過主持人,但該場氣氛卻控制得很好。

李:為甚麼有不同?其他單位請你讀詩,和十八區詩會,也要預先準備好詩歌、講題,你能多談一點兩者的差異嗎?

吳:多了準備的過程,涫水熝腳,卻有趣。例如第一場油尖旺區, 我們很早到碧波押,但找投影機、安放屏幕已經花去許多時間, 幸好陳三木幫忙。又甚至現場沒有咪,也是曾淦賢自己搭的士從水煮魚文化工作室借來的。所有幫忙的人都是二話不說造就詩會的。

即興討論的平台與空間

李:十八區的詩會時間頗長,足足三小時,甚至分上下半場,為何會有這樣的時間安排?

吳:主要是就每位參與者的時間。詩人們本身都很忙,但仍然願意前來讀詩、參與討論,那是很難得的,我們希望盡可能讓每位希望參與的詩人都能讀到詩,因為都是很珍貴的經驗。有些詩人本來有事得提早退場,像周漢輝,但他居然撐完全場, 像關夢南先生教完書, 從粉嶺趕過來讀詩, 都讓我很感動。而且,我希望留時間讓大家作現場討論,三小時,說短不短,但說長也不長。


《中學生文藝月刊》、《大頭菜》文藝刊物創辦人、詩人關夢南

李:現場的討論氣氛如何?我的感覺是,現場討論很難深入的,而且大家似乎亦較害羞?

吳:是的,不過就初初起步而言,討論氣氛算是不錯,希望能漸入佳境吧。現場討論有一點好,就是大家可以直接問及一些詩句,分享自己明白的或看不懂的地方。就像黃鈺螢朗讀的詩,最後一句都是數字,在場的觀眾都感到不解,有人問了,她才說是自己在數排卵期。這是女性的獨特經驗,而且很私密,若不是這樣來回問答,觀眾的疑惑就不了了之,而且她說出來後,大家都感到很震撼,對整首詩又有了完全不同層次的理解,這是很難得的。

李:十八區詩會接下來會怎樣發展?

吳:先繼續實現文學落區的想法吧,畢竟大家都有工作在身。其實舉行詩會,最重要是大家能對上嘴,覺得好玩,舉行這類活動能讓大家的興趣和工作合在一起,難得在香港遇見這群詩人,就讓我們看看詩會能走到哪裡吧!

《字花》編輯、詩人曾淦賢既參與籌備,亦即場唸詩。第二次詩會在觀塘區的逢時書室,更有香港文學生活館員工石俊言即場鋼琴伴奏。


【香港十八區巡迴詩會。第三場:灣仔區】



日期 :2016年6月25日(星期六)

時間 :傍晚5時30分至8時30分

地點 :灣仔軒尼詩道365號富德樓一樓「香港文學生活館」



【出詩表】(按姓氏筆名筆劃排列)

池荒懸〈欄杆〉、〈打印機〉

沈行舟〈言〉、〈重夜〉

何自得 〈片段〉、〈給志華、及另一位志華〉

吳耀宗〈高密度〉、〈請坐催眠師請坐 -- 給台灣〉

林希澄〈接近〉、〈喜歡〉

洪 慧 〈火車〉、〈布拉格女孩〉
陳康濤〈無題〉、〈沒有資格〉
萍凡人〈旋轉木馬遇上文藝女子〉
梁匡哲〈行道之五〉、〈流汗之後我第一件想到的事〉
黃潤宇〈高等招生考試〉、〈既然時間已經失效〉
曾淦賢〈愛〉、〈舊信〉
鄧小樺 〈鎖〉、〈再訪大稻埕〉
熒 惑〈折射〉
璇 筠〈然而你仍然在跑〉
關天林〈給黃金歲月的題辭人〉、〈黑暗帝國 -- 給小強〉
羈 魂 〈鏡 -- 翠華餐廳受訪後記〉、〈牆頭上印了夢淌過淚飛着血〉
* 免費用, 無須報名, 歡迎各界人士出席。

海報設計: 黃潤宇
主持 : 黃潤宇﹑萍凡人

文學現場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