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綜援論」筆戰時間表

(本文於3月30日 19:57分曾經修訂,更新所有引用文章的連結,以及新增文章)

近日《墳場新聞》夏志清之報導,因為該文章並無特別指定的批評對象,於是形成了「無差別」且「任意指涉」地批評現有受藝發局資助之文學團體,甚至延伸批評申請出版資助的香港作家,引來大量筆戰。《字蝨》認為非常值得報導及留下紀錄,故此,特意整理時序線,以助關心香港文學的讀者們瞭解內情。

3月26日

  • 19:44 《墳場新聞》發表引述夏至清的文章,以標題「夏志清:文學本身有功能 唔係用黎養懶人」為題,指斥「陽間香港有部分文學社團接受藝發局長期資助,但並無甚麼特殊建樹,更往往為政權維穩」,而且筆下文字欠缺「真善美」。文章引起網民激烈回應,部份回應者更以惡言指罵香港文學工作者是「藝術綜援戶」。[1]
     
  • 部份文學工作者,如詩人鍾偉民、熒惑、洪慧、何自得等,陸續留意《墳場新聞》的這篇文章,並對此文章意見不一:

鍾偉民 既有綜援,實在不宜另添文藝綜援,「文人」能領兩種綜援,是不公平的。綜援蛀蟲文人的最大害處,是綜援越多,蛀蟲糾集成蟲黨,就會反過來排擠,打壓,封殺自力更生的寫作人,劣幣驅逐良幣,破壞巿場規律,好作品更難有出頭天。公帑養惡,惡果全港學子共享!

 · 回覆 · 128 · 3月26日 20:25

阮文略 我就是個寫作的人,寫的不是流行文學,也是只有申請資助才能出書,希望墳總罵人時別把所有人拉在一起罵。

 · 回覆 · 23 · 3月26日 20:10

Alfred Lai 相信墳總也希望做到實事求是的,不妨找些質素好的資助詩集,共諸同好,否則不加思索,拿資助就是文妓,是猶太人就是劣種,走漏了愛恩斯坦,可就錯過了原子彈囉

讚好 · 回覆 · 10 · 3月27日 11:20

Alfred Lai 好多文學朋友其實也對墳場新聞甚有好感 援引韓愈等做法更深 得中文系歡心 現在你這樣胡亂抽水抺黑 跡近將所有有心創作的朋友一網打盡 相信傷了不少讀者的心

讚好 · 回覆 · 14 · 3月27日 10:02

  • 23:50 作家鄧小樺在面書上撰文回應,文內指「藝術綜援論」者沒有搞清楚事實便隨便放話。文中有分析藝發局資助制度並不足以讓文學工作者維生,並列舉某些受藝發局出版資助的詩集為例,表明資助只是用以支付印刷費。而且,她亦提到「有些作家有公共關懷、赤誠參與政治」。文章馬上引起填總及墳民的激烈回應。[2]

3月27日

  • 媒體對此論戰有不少關注,新聞稿按時序整理如下:
     
    • 12:06 鄧小樺的回應文章在《立場新聞》中刊登,編輯加以「文學的自由之花」為題;《獨立媒體》亦有刊登此文,題為「陽關道與獨木橋」
    • 15:32 《明報》即時新聞以「《墳場新聞》暗批部份香港作家為「寄生蟲」惹爭議 鄧小樺反駁」為題,撰新聞稿一篇。
    • 17:37 《明報》即時新聞刊登青永施的回應,「墳場新聞青永屍籲香港作家努力 『傷和氣不好』」
       
  • 16:51 《墳場新聞》以「答明報記者」作應該,指出「作為香港作家的一份子,我從不會覺得自己是乞兒。起碼,我在白天是教書的;而下了班,我是認真寫作的。」並在文中指出有人「急急對號入座」。[3]
     
  • 周邊:因為有「文學綜援論」者以「做冷門文學野的董啟章咪一樣唔駛做乞衣都有樓有老婆仔女~~」為回應論點,勾出大量董啟章的相關文章,重新引起以董啟章為例的文學資助/嚴肅文學價值之討論。
     
  • 23:53 作家崑南在面書中問「邊_ _個搞出「文學綜援」這麼無聊的名詞?!」引發文壇中人的一連串討論,指出此為多年前曾經發生過的爭論。[4]

3月28日

  • 0224 《墳場新聞》分享讀者Sidekick Deki的圖片,圖中讀者文字指「聽講,有文壇中人說要起青永屍的底。亦聽墳總(青永屍)說過,見光後,就結束《墳場》。」而此照片為讀者手持《墳場新聞》於2015年出的新書,然後自拍,表示自己就是「青永屍」,呼籲大家如果不想《墳總》被滅聲就拍照支持。照片經墳總分享至專頁後,約有十多位讀者持書拍照,以示自己便是青永屍。[5]
     
  • 由於Sidekick Deki指出「起底論」,讀者開始攻擊或認為文壇中人有意滅聲。根據Sidekick Deki的面書,圖下有網友SCWong問及「消息不靈……其實是誰要起墳總底?」然而至《字蝨》撰寫此文前仍未有回應,相信基於「起底論」沒有實質可信的指涉,已沉底。[6]
     
  • 1201 鄧小樺在面書貼文,表示「我無意回應墳場,只想和識者及關心文藝的人討論,因為我感覺目前是新一輪反智風潮的開展期,我們應該要好好觀察這些攻擊文藝的論調及機制是如何運作的。」《立場新聞》轉載之,擬題為〈偽‧真善美〉,內文節錄如下:

囂張發言的人好像是且戰且走了,一邊還叫著「免傷和氣」。我每天工作十多小時,但還是勉力希望討論,關於文學觀念的問題。我無意回應墳場,只想和識者及關心文藝的人討論,因為我感覺目前是新一輪反智風潮的開展期,我們應該要好好觀察這些攻擊文藝的論調及機制是如何運作的。以下是希望讓青年和喜歡文學的朋友,知道如何判斷某些說法的來源與脈絡。
墳場新聞青永屍說,
// 詩 、 文 、 戲 劇 , 你 寫 得 認 真 、 承 載 著 「 真 」 、 「 善 」 、 「 美 」 , 都 是 可 以 有 人 看 的 。 //

//「你(香港作家)的方法做對了嗎?和天下蒼生接軌嗎?和你身邊的文化接軌嗎?你有寫好詩、又讓讀者知道你說甚麼嗎?」//

所謂文學必須承載真善美,是一種陳舊、傳統的文藝觀,近於中國傳統的文化載道。「和天下蒼生接軌」似乎來自五四現實主義,「和身邊文化接軌」,則其實是巿場的意思。在這種傳統中國的觀念框架下,波特萊爾的現代主義頹廢經典《惡之華》不算是文學,薩德侯爵《所多瑪120天》不算是文學,納博科夫的《洛麗塔》也應該不夠道德,一整堆現代主義、超現實主義、後現代主義等等的文學作品都可能要被排斥。簡單來說,這是一個過時的框架。我聽「文學=真善美」這個定義,是在中學時聽的,我衷心希望人們可以超越中學水平去討論文學和藝術。波特萊爾1860年代出版《惡之華》,中國詩歌1940年代進入現代主義,劉以鬯在香港寫中國第一部意識流小說《酒徒》是1962年,而到2015年,我們巿場上新湧現的流行作者,坐擁6萬多like的臉書新聞媒體,還在說著文學=真善美。落後五十幾年至二百幾年呀。這種落後有時令人難以忍受。[7]

  • 13:58 《墳場新聞》張貼「史可法:禍起蕭牆 無計抗清」為題的報導,指出史公認為「南明滅國,一在外力,一在自己內部的權鬥」,「君子視百姓之不甚惜,小人視朝延如私庫」,意指文人不能貪戀金錢,側面指責某些文人因為貪錢而成小人。
     
  • 「起底論」矛頭指向文壇中人,鄧小樺引用健吾的專頁的發言(按:健吾專頁貼應已刪除這次發言)以作澄清,呼籲不要再傳起底謠言。她表示:

在此聲明,我自己沒有這樣做過,也覺得時間不應花在這些方面,大家都認真論證,努力工作,證明自己有道理就可。起底是最無力者的武器,寫字的人還有一枝筆,可動風雷,不必用到這招。如果有人想起墳總底,我願勸交作和事佬。 也希望大家都不要再傳 「有人起底」的謠言,以免讓文壇所有人都感到冤屈。[8] 

  • 1530 作家李智良表示:「【我都想收錢玩 Facebook】其實,「文學綜援」的講法不是侮辱了文學工作者,而是首先侮辱了申領綜緩的人。這就是現在那些以中下階層年青人為對象的「激進本土派」最惡毒之處,*完*全*毋*須*進入事實和事理的辯論,卻不斷將社會上對政權和統治階級的不滿情緒、政策與社會分配不公造成的種種人生挫折、前景無望的憤懣,導向對「弱勢者」、「外來人口」的發洩與攻擊。但凡對「弱勢者」、「外來人口」不作攻擊,反而同情者,皆為「我方」敵人,但凡對「我方」行動持批評異議者,皆為「共諜」,並以此唯我獨尊的準則分裂群眾,令廣義的反對陣形更形撕裂。當這種只要貼標籤的原罪論,不辨是非,不衡量度,連論辯都談不上的「說話術」蔚然成風,反智言論鋪天蓋地,每天在身邊讀過那麼多書的人中間都在複製轉貼,詭辯就必須以更接近詭辯的方式方能指認作詭辯,批評的(否定)力量完全被架空,道德虛無主義完勝。」[9]
  • 18:37 鄧小樺發起「一人一相撐香港文學」活動,指出「從來都是自己文學自己撐」的觀點,希望大家貼出香港文學文章,以示支持香港文學。活動貼中出現大量珍貴的文學作品照片,包括受藝發局資助的重要文學作品《玫瑰念珠》,以及《V城繁盛錄》(活動至現在已有525人參與_30/03 1940)[10]
  • 作家韓麗珠在專頁發言,表示:

那個年代,許多本地文學作品,必得依靠資助才能出版,其中一個原因,是這裡跟其他城巿不同,這裡並沒有「文學出版」的傳統。即是,一般出版社並不認為,出版文學作品是一件必須而有價值(那價值不一定以銷量衡量,而是作品給人帶來的在精神和內心層面的東西)的事。這裡畢竟是個獨特的城巿,因為世上鮮有另一個地方,如此輕視自己的語言、文化、文學和藝術。(因專頁已尋不見此貼,但可參閱註10中的文章,兩者為同一篇)

3月29日

  • 《立場新聞》及《獨立媒體》繼續發佈及轉載不同文化人為此事而撰寫的文章:
    • 獨立媒體 韓麗珠〈其實什麼都沒有發生過〉;[11] 霍旻鍵〈綠化文學運動 請不要趕盡殺絕〉;[12] 陳婉容〈本土文學〉;[13] 楊梓樺〈文學綜援?──國家應否資助文學藝術〉;[14] 可樂〈偽痞〉[15];王偉雄〈臉書裏的江湖〉[16]
    • 立場新聞 林非〈文學資助是把雙刃劍〉;[17]
       
  • 作家群體繼續回應,現按時序整理如下:
  • 朗天在《明報》星期日生活版中發表〈從詩歌的終結看墳場藝文事件〉一文回應「文學綜援論」,節錄如下:

原貼文是直言政府不該干預及資助創作,資助反而易令人生活腐化,會「愈吃愈胖,不事生產」,而非只批評拿了資助不做好事的人,所以凡拿過文學資助的,都被罵了,並不是對號入座。當然這些都可算是茶杯裏的風波,值得注意的是上面引文中那個要「和天下蒼生接軌」作為做好文學的標準(之一)。那和原貼文中「我翻過有些書刊,每頁只有十餘個字,言之無物,根本不應該刊印浪費紙張」的說法呼應,儼然便是以量定質,以外在和市場價值替換內在和文學價值的老調重彈。[18]
 

  • 0812 陳子謙在面書指出近日文學爭論問題的3個層次:文學雜誌及作品集是否需要資助;現有制度是否未能將資源分予高水準作品;香港(嚴肅?)文學是否水準不足。[19]
     
  • 1743 盧勁馳在面書發表文章,最後一句指出「只是我記得,那個我們復康運動的盲人老大哥私底下常說:「那些自稱本土派的人,不過是借本土過轎,只懂抽政治油水,有破壞無建設的流民而已。」[20]
  • 討論發展至第4日,開始出現大量文化政策的討論。討論聲音如:
    • 0926洛謀:為了保障文化發展的多元性、培育文化藝術的人才和社群、滋養文化發展的土壤,文化藝術的發展沒有可能統統由市場決定,而政府的介入(文化政策)和資助是有其必要的。當你可以用十元二十元就去博物館、美術館看展覽看足一日,這就是資助。你可以用三十元買到一本百多頁四色印刷的文學雜誌、六七十元買到一本有三四十首作品的詩集,也是因為藝發局有那丁點的資助。我們不需要去否認過往文藝圈很多拿資助來中飽私囊的害群之馬,但也請記得,多少刊物申請到資助後,就去改善印刷、給作者稿費;多少藝團和作家申請資助,就去辦藝術教育。[21]
    • 2018 Nico Tang:交俾市場決定,呢個講法聽落好自由好民主,而且夠哂資本主義。但如果你真心贊成呢個想法,咁你亦唔好支持D咩老店呀小舖呀,因為佢地一樣係輸俾個市場。因為香港嘅市場,其實更扭曲。對住D俾領匯迫走的小店,唔通你又話:「挑!佢地煮D野好食D,D貨靚D,自然會多D人買架啦。」咁真係涼薄加刻毒了。而事實上,再D野再好食,D貨再靚,都敵唔過地產霸權。又,每個香港人每日都面對緊地產霸權,文學作家也一樣,而且佢地仲有「出版霸權」嘅問題要面對。[22]

*特別鳴謝答允轉載言論的部份作家。另外,因為部份文章在不同平台重複刊載,這次整理將以刊登時間先者為註腳連結,免除爭議。就這次事件的發言者甚多,因為人力有限而未能盡錄,請見諒。若有任何修訂或補充,歡迎斧正。

按:編輯蝨在此盪開一筆,談談「文學綜援論」的歷史。根據盧瑋鑾教授所藏「香港文學檔案」內資料所見,1995年信報刊登〈鐘偉民鬥董啟章〉一文(P.32, 1995.7.28),蝨仔由此查找出當年鍾偉民在《床──日落時期勃起的愛情故事》(香港:人間世,1994年)中,批評學院派文學為「嚴肅垃圾」,引來董啟章在《今天》第28期刊登〈問世間情是何物:香港愛情書寫生產〉一文回應,引發筆戰。及後,張美君亦在〈文化建制與知識政治──反思「嚴肅」與「流行」之別〉(《文化想像與意識形態──當代香港文化政治論評》,香港:牛津出版社,1997)一文中再度提及並討論此次筆戰事件。故此,編輯蝨認為,這次事件裡,墳場新聞與鍾偉民一同再提起「文學綜援論」,可說是十年前筆戰的借屍還魂。

又,鍾氏曾在自己的作品序中批評董啟章的《紀念冊》及阿濃的〈委屈〉,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見下面連結:

鍾偉民:《故事》詩集序:

http://stone1997.mysinablog.com/index.php?op=ViewArticle&articleId=3095784

鍾偉民:《狠八式:寫作與思考》

http://www.stone1997.com/aboutauthor/essay/1

延伸閱讀

陳婉容:〈其實,文學有用嗎?〉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32890

Isaac Cheung
https://www.facebook.com/isaac.c.cheung/posts/10153306242086614

黃世澤:〈左膠與墳總之戰〉
http://blog.martinoei.com/2015/03/%E5%B7%A6%E8%86%A0%E8%88%87%E5%A2%B3%E7%B8%BD%E4%B9%8B%E6%88%B0/

 
文學現場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