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蝨

最新文章
文學現場
作者: 轉載
星期四, 九月 24, 2015 - 11:36
【轉載自水煮魚文化製作有限公司行政總監洪永起面書。特別鳴謝作者答允轉載。】   9 月 19 日藝發局文學組主席吳美筠舉行「藝文沙龍——香港藝術發展局民選委員工作」,惜因有事在身無法出席,正感到遺憾,幸好其後有關工作報告整理成文字於媒體發表,得以進一步了解民選委員過去任期的工作,實在要謝謝吳美筠的...
字蝨專欄
作者: 洪慧
星期三, 九月 23, 2015 - 11:35
        文於天:《狼狽》,寫來毫不狼狽,甚至游刃有餘。華茲華斯( William Wordsworth)表示「詩歌是強烈感情的自然流露。」。以此想法去讀《狼狽》的讀者大概會甚為失望。全書的作品技巧流麗,主題隱晦,個人感情內歛,冷峻低迴,儼然若艾略特所言:「詩歌不是表現個性而是逃避個性」。若然...
書評
作者: 譚穎詩
星期五, 八月 28, 2015 - 10:34
毀滅:從終點啟程   〈境外之詩〉可說是〈世紀末之光〉的姊妹作,兩首詩分別想像時間的兩極,猜想遠古生物的滅亡,目的在於思索自己、乃至人類的終局。所謂「境外」,便是詩人繞到末日之後,用旁觀的目光回望的「想像的旅程」,亦即〈圓心〉提到的「思考的形象化」。如果說〈世紀末之光〉是詩人抬頭仰望星空,則〈境外之...
書評
作者: 譚穎詩
星期四, 八月 27, 2015 - 21:17
當我們讀詩的時候我們在讀的是什麼?   收到文於天的《狼狽》時,我剛剛重讀了他的第一本詩集《當我們讀詩的時候我們在讀的是什麼》(下稱《讀詩》)。《讀詩》是一本特別的集子,使我不得不特意去描述它:它就像一本手工書,故意掏空了閱讀經驗所牽涉的方方面面,將焦點放在單純的「作品」之上。我想那大概是2010年...
字蝨專欄
作者: 洪慧
星期四, 八月 27, 2015 - 18:32
  黃燦然,無論是詩作、翻譯、評論俱能駕馭。讀過他的《十年詩選》,自不能忘記組詩《哀歌》。全詩氣魄宏大,層層鋪墊,引申出他宏大高遠的文學追求和視野。然而在《我的靈魂》中,這種宏篇鉅制已甚罕見。隨處可見的是篇幅較短的詩作。題目也由〈普希金的秋天〉、〈彼特拉克的嘆息〉,變成〈在地鐵裡〉、〈在茶餐廳裡〉,...
字蝨專題
星期日, 八月 23, 2015 - 23:07
  柄谷行人在《日本現代文學的起源》裡談論「風景」的概念,以盧梭寫了阿爾卑斯山後,此山峰才從阻擋兩地人民交通的障礙物成為擁有崇高美感的「風景」,並使人們樂此不疲地描繪它: 風景一旦成為可視的,便彷彿從一開始就存在於外部似的。人們由此開始摹寫風景。如果將此稱為寫實主義,這寫實主義實在是產生於浪漫派式的...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