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物歸來──記「熱情舊課本」講座

專題標簽: 

  年輕一輩大抵沒想過,早已絕跡公開演講的小思老師,竟會再次出任講座嘉賓。7月25日的下午,牛棚藝術村13號室「錄映太奇」內,一片緊張的氣氛,只為等待一位熱愛舊物的人到來,為聽眾們展現自己的收藏。筆者早早到步,與一眾年輕好友攜同雨後的泥土香氣踏進牛棚門口,竟已見到小思老師在會場附近散步,一時之間,眾人焦點均落在與她仰首邁步的爽朗氣息並不相秤的細小身軀之上──究竟,今天她帶來了哪些舊物,要與我們分享呢?

  講座準時在三點舉行,在座亦早已坐滿了觀眾,有說這次講座是星光熠熠,但在老師面前,大家彷彿回到了學生時代。講座嘉賓有三位,分別是小思老師、陳智德教授,以及劉智聰先生(舊課本專頁發起人),由《字花》的執行編輯譚穎詩小姐任主持。這次講座的陣容,將老、中、青三代收藏舊物的人都聚在一起,「香港文學季」果然很值得期待和參與。

與舊校廢墟結緣:劉智聰的舊課本展覽室

  首先發言的是劉智聰,他說自己本來是攝影師,喜歡拍攝舊建築,卻因為一次偶然與舊校廢墟結緣,展開了自己的舊課本之旅。在舊校廢墟,他找到了許多珍奇事物,除了舊課本外,尚有學費單、日歷剪貼簿,甚至在教會學校的牧師房間裡,找到一堆貼滿馬經賠率分析的小學校簿。


(圖中劉智聰先生正分享自己對拍攝舊時建築物的喜好)

  在收集的過程裡,劉先生從一位文字外行人,慢慢累積知識,甚至開創了面書專頁,希望與更多熱愛舊課本的人們討論、分享自己收藏的課本。他說自己在舊物裡看見的,不止是過去的教學文案和資料,更是見盡人生百態,他指自己曾經撿來一幅錶起來的獎狀,背後全是大大小小的日歷紙,記下了不同人的出生日與死亡時間,令他大吃一驚。由是,他更期望與不同的人交流,以瞭解更多,現在於富德樓十樓辦了「舊課本展示館」,定期開辦不同的分享班。

冷靜的姿態、昂揚的熱情:小思與舊物的不解緣

  年過七旬的小思老師,既是眾人眼中嚴肅認真的老師,更加是難得一見的收藏家。筆者常從不同人口中聽說,小思老師平日神色溫婉,但步上講台便判若兩人,今天一見,果真如是。「這次演講題目是『熱情舊課本』,但我卻要以冷靜的心情來說話,因為舊課本裡記載的,是重要的歷史。」小思一句說話,既破亦立,將舊物歸來所攜有的深層意義勾畫出來--舊物,是歷史藏身之所。


(圖中小思老師站立演講,向現場觀眾展示舊課本的實物投映。)

  小思笑言收藏舊物的她,像「垃圾婆」一樣到處找尋舊東西,別人棄之若草,她蒐之如寶。簡報中展示包括香港與內地戰前戰後的舊課本,當中最早的一本,是1912年鉛印本的《香港衛生教科書》。老師強調,這本教科書的出現,可見的是殖民統治下,華人與西人之間的不平等:當年華人佔地三百三十立方英尺,但西人居住地卻須有一千立方英尺(按:指體積)。而舊日爭論的房屋佔地、水源衛生等問題,至今竟仍存在,實在甚為諷刺。談及當時地理課本的編選方針,竟然要談地理與人生之關係,更令現場聽眾一陣嘩然,驚訝舊時課本編選者抱負之大。

  特別的是,小思老師藏品中,有收入陳子褒先生自行印製的課本,包括《詞料成語》和《婦孺報》。陳子褒先生從廣州來港後,認為應該要做好小孩和婦女的教育,讓女子也得到合理的教導,於是在香港做了許多工作。當小思老師問及在場人仕是否知道誰是陳子褒時,在場只有陳智德教授有所回應,足見藏品和資料之珍貴,並非人人能接觸到。老師挑選了《詞料成語》內,陳子褒以廣東話教學的資料,以展示當時的教學氣氛,回應當下母語教學和廣東話的爭論。鑑古知今,一直是老師堅守的信念。

  在展示的課本之中,老師提及當年不同科目都會提及中國歷史的問題,包括《現代香港地理課本》、《國繪婦孺五種》、《中國歷史歌》等。她邀請大家齊聲朗讀課本內容,讀至《中國歷史歌》「力學雪國恥,勉勉我後生」一句,她便突然停下,告訴大家,自己早在學堂裡習得深厚的中國文化,知道中國歷史,瞭解到中國除了政治之外,尚有文化的部份,從此為了傳承這種文化而念念不忘,終生不捨,更對自己「中國人」的身份直言無諱,一句「我係中國人」,叫在座每一位年輕人深深省思。

陳智德:感謝母親為我收起這些舊課本

  小思老師講話完畢,便到陳智德教授分享他的舊課本。他指出自己的藏品大多為六、七十年代的課本,十分感謝母親為自己留下仔細的學費單紀錄和課本。他在課本的插圖中,常常見出特別的話題。例如他取出三本不同時期的《尺牘》,根據出版年份,指出戰後的《尺牘》封面,人物仍然身處較為鄉村的地方,而年期後點的,已經身處洋樓公寓,客廳中畫有舊式電視機,是較為現代化小資階級的家庭。


(圖中左起為《字花》編輯譚穎詩、陳智德教授)

  他又指出,細讀《尺牘》的內文,發現當中常提及到宋皇臺旅行,便覺原因是宋皇臺包含了許多中國傳統文化、歷史意義,所以才被挑選成為內容。而談到歷史文化,他發現一本由「中國地理模型製造社」出版的《中國及香港地理》,封面的中國地圖非常奇怪,地界包括了中俄爭議的內蒙古領土和台灣。小思老師補充說,由於「中國地理模型製造社」的主事者將中華民國時期印製的課本作為藍本,在香港重印,於是便造成了這樣的地圖。

  及至問答環節,觀眾們紛紛舉手,無不與就教科書談及現今的教育制度。小思老師以自身的經歷勉勵大家,但她亦言及自己已經退休,不瞭解今天的課程,卻明白在香港任職教的難處,與期等候政府改革,不如努力在自己的崗位堅守,做好本份,別理會結果,而是努力去做,總會開花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