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文學季2015】假如能遇見影響一生的書:「一生一書」講座報導

專題標簽: 

(李歐梵正在講說影響自己一生的書《卡拉馬助夫兄弟們》The Brother Karamazov,主持與嘉賓均細心聆聽)

  香港文學生活館於六月至八月以「書在人在」作為主題,舉行「香港文學季」,首波講座於六月二十一日(星期日)假牛棚藝術村N2室舉行。三位嘉賓--李歐梵、吳靄儀及廖偉棠--分別介紹一本影響自己一生的書,並由朗天任主持,回應三位嘉賓及帶動現場討論氣氛。聽眾冒着大雨參與是次講座,現場座無虛席。

三本「一生一書」: “The Siblinghood of Humanity” “The Brother Karamazov” “Letters to A Young Poet ”

  來自不同背景的三位講者,同樣是愛書人,不約而同地指出要從閱讀過的眾多書籍裡選擇影響最深的一本書略感困難,但偏偏因為這次講座,讓他們有機會回顧過去的閱讀歷程,對自己讀過的書有更深刻的體會。

  首先分享的是吳靄儀。她笑言自己從讀者到譯者,對於自己老師所著的 “The Siblinghood of Humanity” 有了新的理解。吳靄儀近年一直忙於翻譯這本哲學著作,她指自己「因為翻譯的原故,重新翻閱這本書,發現內容很能幫助我思考雨傘運動前後的政治情勢。」這本書的理念,認為「真理」應該是放諸四海皆準的,從個人發展至對普世價值的追求,才是追求真理的方向。由是,吳靄儀指自己聯想到「本土」的概念,認為「本土」的概念有一定的排他性,如果執拗於「本土」而對自己以外的事物沒有任何關懷,則並不恰當,她認為香港人應該就此思考雨傘後的政治形勢,嘗試在本土的概念中思考與普世價值並存的可能性。


(現場沒有冷氣,但觀眾仍然耐心聆聽)

  而今年香港書展的年度作家李歐梵,則分享了一本他深感難以閱讀,卻影響他晚近思想的陀斯妥也夫斯基著作《卡拉馬助夫兄弟們》The Brother Karamazov 。他認為書中主角卡拉馬助夫兄弟,其實是討論了十九世紀俄國兩派知識份子的立場──追求自由(Pursuit of Freedom)以及追求快樂(Pursuit of Happiness)。這種討論對於希望尋求中國知識份子理念的李歐梵而言甚為重要。他指出知識份子在中國仍然是模糊的概念,他從魯迅的身上看見「中國知識份子」的重要身影,魯迅的文章裡,令他深感文學與政治雖然沒有直接關係,卻有間接的影響。但是,在魯迅文章裡亦有很深的矛頭,正如《卡拉馬助夫兄弟們》裡兩種知識份子理念的爭論一般,而至今,他仍然沒有答案,只能一再翻閱此書,繼續尋索。

  詩人廖偉棠以里爾克的《寫給年輕詩人的信》,提出命運裡的選擇問題。里爾克的書讓當年苦於選擇現實與理想的廖偉棠,決定繼續寫詩。廖偉棠認為人常常面對命運裡不同的抉擇時刻,但得到真正自由的抉擇其實是困難的事。近年他亦有感許多人認為香港並非一個很適合全職寫作的地方,對於此問題,他亦有很深的感受,並慶幸自己至今仍能以寫作維生。

李歐梵:「尚未找到一本有份量地談香港的書。」

  講座到了問答環節亦甚精彩,在席聽眾有就香港生活狀態、社會現況,以及香港文學命題發問。一位從內地來港、讀法律並為執業律師的聽眾問吳靄儀,如何在現實工作中仍然保持一定的閱讀量;他更認為當上司一直逼迫年輕員工只應閱讀與法律相關的工具書時,實在令原本很喜歡閱讀的他困惑。吳靄儀回答閱讀需要自己的堅持,而且,語文能力是從閱讀裡增長的,大量閱讀工具書而不理會哲理文學,實在無法有好的語文程度來繼續律師的工作。

  而同場亦有聽眾指出三位嘉賓今天都分享了外國的文學作品,希望他們推薦香港文學的「一生一書」,以讓大家參考。聽眾更好奇李歐梵能否在香港文學裡看到他一直找尋的中國知識份子的身影。廖偉棠回答說淮遠是一個很特別的香港作家,他的作品以及處世態度每每讓廖所稱奇,故推薦在座各位閱讀他的作品。而李歐梵則笑言自己所讀的香港文學作品不多,但就自己所讀過的作品觀之,未見一本有份量的、談香港的書。不過,李歐梵補充,自己喜歡的香港作家也有,例如也斯、西西和黃碧雲的作品,他亦非常推薦。吳靄儀同意李歐梵所言,指出未有一本有份量的作品,或許是基於兩個原因:一是香港人講廣東話,但書寫卻要依據普通話,讀起上來總有些怪;另外就是對香港的認識未深。她補充說,自己對小思所編的《香港的憂鬱》有很深的體會,內裡作者雖非本地人,卻點出了香港很重要的一面。


(現場可加入會員,得到書及T恤作為贈品)

  台下發言過後,講座結束,但仍有聽眾留在場內加入香港文學生活館會員,壞天氣以及沒有冷氣的牛棚會場,並未減少聽眾參與的熱情。而接下來,香港文學生活季亦將於六月二十七日(周六)舉行「小說創作坊」,並於六月二十八日(周日)下午三至五時,舉行「圓桌座談:文學在線,如何發圍?」,歡迎各位參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