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獎的審議機制:從第四十一屆青年文學獎說起

專題標簽: 

  第四十一屆青年文學獎得獎名單已經出爐,作為香港本土歷史長久的文學獎項,青年文學獎的得獎者一直備受關注,每年的公佈時刻,亦難免引來一陣討論熱。小編在此先恭喜應屆得獎人,但在文集出版之前,相對於討論得獎人或其作品,近半個月來針對青年文學獎的評審意見之討論卻是愈演愈熱,甚至有人從不同屆別的《香港青年文學獎文集》中尋找並指責過於簡化的評判評語,此一討論是否正在提醒我們,除了關注文獎的成果,尚應深入反思文獎的審議機制?

  以青年文學獎徵得文章的數量而言,任其評審的確是不容易的事,面對數量繁多的稿件,仔細評鑑大抵也是基於對文學的熱忱而來的堅持。小編認為,文獎的確是一次難得的機會,這機會不止於評鑑好作品,而是包括評審對每一篇得獎作品的評鑑準則及仔細評價。假如我們相信個人的文學品味是相對於大眾而言的概念,那麼,我們是否應該接受評審之間不同的意見與呼聲?如果一個審議機制最終的結果是在少數服從多數以免爭議的原則之下,選出「優秀」的作品,那麼這種「優秀」除了要打個折扣之外,尚且對那位得獎人非常不公平,甚至影響了文學獎本身的意義及認受性。

  事實上,從青年文學獎的產生、評審的選擇與團隊的組成、開設組別的種類,甚至是徵文比賽的條件細則,歷年來對香港青年文學獎本身機制的討論其實並不寂寞。[1] 只是,評審對作品的評後感或審議過程,甚至對青文獎本身的意見,近年卻漸漸減少。小編曾經在淘舊書之時,看見首幾屆的青年文學獎結集,當中不乏評審們對參賽者的寄語,甚至有激列批評參賽者水平的文章,[2] 當這些討論日漸消失的同時,似乎不難理解青文獎近年來似乎都不把審議過程公開的現象。在香港本土文學期刊中,偶爾看見零星的評審評語,那洋洋千字的評價,不知道每位參賽者是有幸看到,還是失之交臂?

  應屆部份評審在面書及博客中公開點評作品,當中均提到幾點對現時評審機制的困惑,包括對評判過程歷來「神秘化」的不解,以及對現時出版的青文獎文集中,事後評語成為附帶出品的不滿:

看到小說組評審李維怡、郭詩詠建議青年文學獎公開評審過程,我自己是同意的,這樣才能開放討論,讓評判從神秘的權威位置上走下來。評判事後撰寫的評語固然 有參考價值,但無法呈現評審過程不同文學觀和解讀方式的角力、修正或融合。當然,我明白這個建議在實踐上的困難,比方多年來常側聞找評判之難,而公開評審過程所形成的壓力,勢必令這個問題更加嚴峻。若能解決,我也樂見其成。[3]

得獎名單公布。今年決審會議後有向大會建議來年考慮公開評審記錄。不是因為有什麼黑幕,而是評審及其準則,應該有面對公眾的承擔和勇氣。[4]

一向都認為應該公開評審過程。不過,青文獎是一種一屆接一屆上莊式的學生活動,有時同學可能沒空理會我的要求。今年向同學提出,同學指太遲了,但下莊可以討論,並指下莊同學也很積極,希望明年,大家真的可以見到評審過程被公開。這幾年我都是自行公開自己的評審,今年也不例外,但除得獎作品外,今年稍後也會寫一點關於沒有得獎的作品。[5]

從以上三則評審感言看來,「文獎要面對公論」是當中的不二呼聲。不過小編留意到,今年小說公開組冠軍的從缺,似乎與歷年來戲劇組獎項的從缺情況相映成趣,「從缺」代表了「寧缺勿濫」的態度,這使小編不禁反問:在公開評鑑過程的同時,文獎的各位參與者是否有承受這些評價的勇氣?

  另外,我們亦必須質詢一個徵文獎對本土文學形構的位置在哪裡?高呼「個性」的同時,我們也許必須承認,文學獎的作品與純粹以創作為目的作品之間,是否可以劃上一個完全的等號。較為正面地看來,也許可以從這些作品中窺見文學正典化的過程:

文學獎作品因其競賽目的,往往有一股獨特的「蠻勁」,其情感的傾瀉與特強的自我表現性,以及稍稍超水平的炫技性,都讓這些作品有一份無可取代的原初魅力。不帶貶義地說,我覺得有一種叫「獲獎體」的 文類存在,並且與文學正典化(canoniza-tion)有不可或缺的關係。[6]

由是衍生出審議機制的構成與所持之準則問題,在面對這類作品的同時,我們又應該如何評鑑?這似乎是個難以在短時間內有定調的問題,不過,從三位評審主動公開討論評鑑過程看來,「文獎應該面對公論」,看來有實踐的必要。

*文章預告:基於是次評審討論熱的出現,《字蝨》欲相邀文獎幹事會及部分評審作訪問,請大家繼續留意。

得獎名單請參考以下連結:http://www.ylaa.org.hk/index.php?action=1#1105

[1] 值得一提的是《呼吸詩刊》在1996年第2期的〈青獎專輯〉,當中刊載9篇文章,包括:洪青田:〈談青年文學獎的源起文學建港與文學從生活出發〉,頁2 – 5。
張婉雯:〈訪問張楚勇〉,頁6 – 7。
張婉雯:〈訪問馬輝洪〉,頁7 – 8。
馬輝洪:〈青年文學獎文集的出版現況及其他〉,頁9 – 13。
張婉雯;陳智德:〈記「從青年文學獎發展管窺七、八十年代香港文壇概況」座談會〉,頁14 – 18。
陳智德:〈「運動」的藍圖:早期青年文學獎的發展〉,頁19 – 24。
張少波:〈從生活出發〉,頁25 – 26。
盧展源:〈讀過去青年獎的幾首詩〉,頁26 – 27。
王良和:〈破壁何人為點睛──第二十三屆青年文學獎高級組新詩評後感〉,頁29 – 30。

[2] 此指第二屆、第六屆及第七屆對於「報告文學」組別的討論。

[3] 感謝陳子謙先生答允本站轉載評語,詳見:
http://www.kritik.hk/feature/2014/12/14/%E3%80%90%E8%BD%89%E8%BC%89%E3%8...

[4] 此為郭詩詠女士評審紀錄的開首一句。

[5] 感謝李維怡女士答允本站轉載評語,評審紀錄詳見:
http://www.kritik.hk/feature/2014/12/14/%E3%80%90%E8%BD%89%E8%BC%89%E3%8...

[6] 黃念欣:〈有一種「獲獎體」存在嗎? 讀新紀元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作品集〉,明報D6,2005年10月27日。